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传媒

长安布衣张义潜

阅读数: 88
       先生少年得志,弱冠即负盛名。十九岁始任教西安美院,二十岁筹建该院国画系,享誉画界的崔振宽、高民生、赵步唐、乔玉川等均为先生弟子。先生奢酒奢烟,刚进美院时,在校内吞云吐雾,因相貌年轻被严厉训斥:“学生怎能抽烟!”

 

《攻战图》1987年创作

 

《重任在肩》1980年毛主席纪念堂收藏

 

      文革后期,先生调至西安市莲湖区教师进修学校任教,深受爱戴。学生投其所好送烟送酒,先生扔至画案与众人“共享”。某日先生外出,学生阎正于屋内等候,期间有人闯入,顺手抄起案上一条“大前门”,咔嚓一声掰成两半,拿起一半转身疾走,阎正大吼阻止,来人愕然。先生事后得知,哈哈大笑:“学生们有烟时送老师,没烟时蹭老师,一直都这样。”

      文革中,先生未能逃脱“专政”厄运,被关押批斗,受尽折磨。尽管处境维艰,但石鲁遭批,先生全然不顾个人安危,在美协大院与红卫兵狭路相逢唇枪舌战,石鲁躲过一劫。

 

1960年发表《李闯王》

 

草原黄昏

 

      九十年代初,先生访日。日方佩服先生艺术造诣,特设家宴款待,席间谈及南京大屠杀,设宴者为右翼分子,拒不承认史实,先生拍案而起,据实反驳,言辞决绝:“一个不敢正视自己罪恶的民族,不齿于世,不屑为友!”遂罢席而去。

      陕西人民大厦某师傅,常念叨先生为“善心菩萨”。十余年前,师傅在某一场合闲谈,提及为孩子安排工作,但无权无势,事情难办,先生在场却未搭话。未曾想到,先生次日带来两幅画作,送给师傅:“也许你能用上。”师傅每每提及,心怀感激。

 

春江水暖鸭先知

 

画坛怪杰石鲁

 

      先生常急人所难。港商司徒卫干曾请先生画财神,先生应允后转交画家高民生完成,以解高囊中羞涩之困,所得50元港币亦如数交付,并出示司徒先生信件,证明他没有从中克扣,率真可爱由此见。

      先生属高产画家,但生前却从未举办个展,究其缘由,因手中作品短缺。想当年,一碗泡馍,二两散酒,便能换得先生佳作。其子张安欲建先生艺术馆,不得不斥巨资四处购回先生画作。

 

六骏图

 

毛泽东与枣园民兵

 

      先生无伪无饰,能与街头鞋匠称兄道弟,因而有号“长安布衣”。

      先生之女张静回忆:幼时,张家被誉为“聚友茶坊”,整日宾客盈座。除书画同道外,求助先生办事者络绎不绝,调动、考学、看病、入伍,林林总总,没完没了。先生无一不认真对待,身体力行帮忙解决,且属义务劳动,先生由此被人戏称“张万能”。上门求画者更多,直至先生去世,“画债”尚未还清。杂务占据先生太多时间,张静年幼,享受不到父亲更多关爱,颇有怨言。先生不止一次劝慰小女:“别人找你爸,说明你爸有价值;更多人向你爸求画,说明你爸的艺术被社会认可。这是艺术家的最高荣誉。”张静重温父亲,悲欣交集。

 

丝路古道

 

天问

 

小八路

 

     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,先生溘然长逝。随后数日,前往先生宅中吊唁者甚众。先生追悼会之际,西安各界两千余人自发送别,不少人念及先生热泪奔涌。

      先生去世月余,弟子李青接师母电话:“先生临终之际曾有遗言,说与你关系最近,但你却不曾向他索画,他若辞世,定要我们送你一幅作为留念。现已找出先生作品一幅,请择暇取之为盼。”电话一头,李青泣然。

      2011.9.28 写在《纪念张义潜先生去世十周年纪念展》之际(樊奎)

 

上一篇
下一篇